0
(0)

最近在读一行禅师的《故道白云》,周日读到了第34章“重聚”。在这一章中讲述了开悟后的佛陀第一次回到故乡,和家人团聚的情形:当佛陀抵达的消息传到宫中的时候,净饭王(佛陀的父亲)下令起驾,亲自前往迎接儿子。当大王的座驾进入城的东部时,他们便遇上了比丘。这时候,大王看见佛陀正在乞食,一个衣衫褴褛的妇人从屋内走来,把一个细小的马铃薯放到佛陀的钵中。

事后,大王问佛陀:为什么他不先回宫中,而是先去乞食,又为什么要去贫穷地区乞食。佛陀微笑着回答:“乞食是一种帮助比丘锻炼谦卑和一视同仁的修行。对我来说,受穷苦人施与一个小小的马铃薯,与受帝王的美食供养是无异的。一个比丘是可以超越贫富界限的。在我的道上,一切都是平等的。每个人,无论他是怎样的贫穷,都可以证得解脱和觉悟。乞食并没有把我的尊严降低。它只是认同所有人的本有尊严而已。”

看到这里,我突然想起前一天班级共修中,在回答辅导员师兄问题的时候,我站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本期法义是《义工,最有意义的工作》,我认为在三级修学做义工,应该是最有意义的工作。”后来,正亮师兄回答问题的时候说:“我不认为只有在三级修学做义工是最有意义的,在哪里做义工都一样。”正亮师兄的这句话像一棒敲在了我的头上,我当时就进行了反省:我这样的观点,不是分别心又是什么呢?记得导师在法义中说过分别心的基础是我执。

带着这样的观点再去看法义,思维作为三级修学的义工,与其他义工有什么不同的时候,我心里的答案已经变了。原来我认为在三级修学做义工是可以检验修学的,现在我认为,作为三级修学的义工,要带着菩提心,无我利他的心来做。随着本期法义的学习,导师的一句话跳入了我的心里:“无论是寺院还是大佛,都是因为有法,才能起到化世导俗的作用,才能具备安定人心的力量。所以我提倡的是,把寺院建到每个众生的心里。”联系前面的小感悟,我重新思维了义工这份最有意义的工作。

首先,无论在哪里做义工,都要本着一颗无条件无我利他的心去做,就是要把三级修学建立在自己的心里。那么,到哪里做义工,都如在三级修学做义工一样;反之,即便是在三级修学做义工,但如果没有以无我利他的心去做,一样会做出烦恼。

说到做义工的烦恼,我立刻就想起了春节在西园做义工。这次经历不是特别的愉快。原因是因为我所在组的组长,她安排好工作之后就和同组认识的师兄在休息处聊天吃东西,有位男师兄还不停地说一些负面的话。于是我立刻就有了烦恼,我觉得他们怎么能这样呢。

现在再来反思,我之所以产生烦恼,是因为心随境转,没有在烦恼生起的当下,去观照自己承担这份义工工作的发心。我应该把心放在从桥上经过的每一位香客身上,而不是去观照师兄们都做了些啥。同时,我应该去反思自己当初为什么春节发心去西园做义工。在我报名参加义工的时候,有一部分原因是,在我心中,西园是我的家,能够在西园做义工,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。

导师说,凡夫通常会用做事来满足自己的三种感觉:重要感、存在感和优越感。这一想我就明白了,我春节做义工的发心是不对的,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凡夫心在做,我应该想着怎么值好班,帮助到每一位从桥上走过的香客。所以,当受寒受累的时候,我就开始观照环境,烦恼生起就变成了理所当然。

其次,做义工还要带着平等心去做。佛陀说,“对我来说,受穷苦人施与一个小小的马铃薯,与受帝王的美食供养是无异的。”那么对于目前的我来说,每天最宝贵的就是时间,每次看到师兄们护持沙龙的照片,心里都会有些许的嫉妒,嫉妒师兄们这么有福报,可以有这样的因缘护持沙龙。而我的周末,通常是掐分掐秒地过。

当我现在再去思维这件事的时候,我知道了我的嫉妒心是何等的错误。师兄们有福报,可以接受“帝王的美食”,而我只有小福报,只能在闲暇之余,挤出一点点时间来做义工。我接受的也许只是“小小的马铃薯”,但是,供养是无异的。关键是我有这份心去做,无论何时何地,我都要尽最大的努力去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当我有福报的时候,就应该直下承担;当因缘不具足的时候,哪怕我今天只在网络上为书友读书三分钟,那也是我的一份心意呀。

最后,我要感恩正亮师兄给我的“当头棒喝”,感恩曾经在心里生起的烦恼和嫉妒,感恩在这个洒满阳光的早晨和大家分享我的小感悟。愿以后的日子都有菩提心相伴,愿我能够把义工工作越做越欢喜。

这篇文章有用吗?

点击星号为它评分!

平均评分 0 / 5. 投票数: 0

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!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。

【汇旺担保】修行什么最重要?放下最重要

明心见性,与学、不学没关系。释迦牟尼佛学 Read more

不知道妄想是空的,就很难改变它

《楞严经》就是从今开始改变我们的心态,这 Read more